Bubbly

To the very best of time.

嗯,我们文科生就是如此浪漫。

台下你望台上我做,你想做的戏。
前世故人忘忧的你,可曾记得起。
欢喜伤悲老病生死,说不上传奇。
恨台上卿卿或台下我我,不是我跟你。

佛罗伦萨,传说中的翡冷翠,在米开朗琪罗广场看斜阳,身后是卖艺人在表演,浪漫的我想在这随便找一个人共度无数个黄昏。

应该叫手机里的老公才对

The Robin。

【转自豆瓣】


看到那一页写着"The Robin" 的纸时,我承认我被击中了。

  
Barney。

  
在她之前。你光鲜,洒脱,浪迹花丛衣不沾香。你鄙视那个叫ted的无可救药浪漫主义者,鄙视他的单纯,鄙视他的犹豫,鄙视他爱上了这个叫Robin的女孩。
  
你不相信这些crap。你的初恋因为几件高富帅买的cool stuff,甩了你和你们说好的尼加拉瓜;你的生父在你小时候留下的只有一句话,never stop partying;你的母亲年轻时是a little bit of whore;你的初夜给了邻居的ManMaker阿姨...
  
所以你很花心,你是一个player,...

我遇过千万人 像你的眉 像你的眼 却都不是你的脸
青春里有过你 不负少女一场

© Bubbly | Powered by LOFTER